来源:彭博社

针对佩洛西执意访台,北京方面“回敬”了自1995年朝着台湾方向发射导弹以来的最大规模军演。1995年因为时任台湾总统李登辉访问美国,北京发射导弹、加剧了台海紧张局势,并促使华盛顿当时派出两个航母战斗群。

但是,芯片法及其融资法案的条款,确实不许拿了美国资金的公司参与“涉及中国半导体制造能力实质性扩张的任何重大交易”。“传统半导体”(定义为28nm或更老的技术)投资例外,28nm工艺是台积电在2010年就推出了的,现在仅占其收入的10%。

中国大陆还宣布了一系列经济反制措施,先禁了100多家台湾食品供应商,接着又限制了鱼和水果对大陆的输入。现在超过2000种台湾食品遭到封杀。

其实,在佩洛西的专机于周二晚上抵达台湾之前,台积电“忠于”美国就早已成了定局,尽管该公司自己不这么认为。对华销售受到限制,包括台湾工厂生产的产品在内。一项特朗普政府出台、拜登政府继续执行的规定,禁止台积电为华为生产先进半导体,台积电的大陆收入去年已重挫30%。直至2020年为止,华为是台积电最大的客户之一。

然而,任何的中立表象本周都已被撕碎: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访问台北期间,台积电董事长刘德音、创始人张忠谋,连同台湾总统蔡英文,与她见了面。虽然台积电可能想说它只是出于礼貌接待了来访贵宾,但大陆肯定不会这么看。

就在三年前,台积电还企图待在中美之间越来越难骑的墙头上。美国的芯片购买量比中国大得多,但是中国的增长速度又比美国要快,双方都是这个全球最先进半导体制造商的重要市场。

既然台积电几乎可以肯定会接收芯片法拨款,那它就将受到这些限制措施的约束。这意味着在华扩张将局限于极老的工艺,而在这个领域,包括中芯国际在内的本土竞争对手已经成熟起来了。这种投资对北京追赶世界其他地区的计划几乎毫无助益,而且鉴于传统芯片产能在中国市场竞争激烈,其对台积电来说也不是门好生意。

这并不意味着中国大陆会放弃。如果它不能通过提供补贴和许以利润丰厚的订单来吸引台积电在华扩张,则可能会诉诸其他手段。北京方面曾通过制裁、罚款和逃税、反垄断之类的起诉来得偿所愿。在2015年,高通公司就因违反了中国的反垄断法而被罚近10亿美元。台积电将会非常熟悉这个案例,并且在未来几年将需要小心翼翼。

然后,台积电决定在亚利桑那州建立一个新工厂,最早将于2024年量产5nm芯片。从表面上看,这事无关政治。但5nm技术比该公司在大陆部署的任何一种技术都要领先10年左右,所以这表明了它把重点放在了哪里。公平地说,台积电被束缚了手脚。台湾和美国政府的限制措施,意味着它不能在南京或上海的工厂使用任何更先进的工艺,而且在一家昂贵的美国新工厂使用旧工艺在经济上是不划算的。

值得一提的是,到目前为止芯片还未受到制裁。如果北京真想把政治摆在经济前面,那么它将禁止台积电和包括联华电子、联发科在内的其他台湾芯片公司的产品。但这种做法将是鲁莽且不太可能的,因为中国大陆需要新竹——所有这些公司的所在地,尽管它想惩罚蔡英文政府。虽然北京已斥下巨资——有些人称超过1000亿美元——发展这个行业,但它在芯片制造方面仍落后于台湾和美国。

美国众议院上周通过的芯片法融资法案,帮助巩固了台积电与“美国队”的关系。美国国会拨了390亿美元用于“加强国内生态系统里的半导体先进测试、组装和封装能力”。这家台湾公司已明确表示,其在美国的商业模式和未来扩张取决于补贴。单靠这一点并不能保证其忠诚度——毕竟,企业非常善于从不同政府那里获取福利,而不承诺效忠。

华盛顿希望维持这种状态,同时拉拢台积电。这是因为这家台湾代工厂生产世界上最先进的电脑芯片,为从iPhone到先进武器的各种东西所需。台积电长期以来试图远离政治,避免选边站——去产芯片、交朋友、赚大钱,而不去树敌。这家台湾最大的公司一直很擅长中立。“我们是所有人的代工商”是个天真的说法。

所有这些地缘政治干扰的最终结果是,台积电和中国大陆几乎无法给对方提供什么好处。可以肯定的是,北京方面乐于获得台湾公司的一些技术,但其他大门正在关闭。台积电的规模和实力将确保它仍然是所有人的代工厂——除了中国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