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文认为,这个比喻在亚细安内具有吸引力,也获得支持。他也说,亚细安对话伙伴国,不论中国、美国或俄罗斯,到目前为止都没有强迫亚细安选边站。

至于亚细安要如何在日益复杂的世界中维持影响力,维文说,暂时撇开缅甸不谈,另九个和平、以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为优先议程的亚细安成员国,仍团结一致。

星期五举行的第12届东亚峰会外长会议上,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和美国国务卿布林肯会议开始时没有任何互动,但在发言时进行了激烈交锋。

他说,会议期间,讨论有时变得有点激烈。“有些口角、针锋相对,但我认为这样宣泄出来更好。”

亚细安和中国不仅互为最大的贸易伙伴,维文指出,两个地区之间的贸易,很多是中间产品,最终将运往欧盟和美国市场。“在这个全球一体化的经济体系中,我们其实都有切身利益。亚细安所有人都明白这点。”

“如今,美国和中国之间的关系如果破裂,实际上意味着这个和平与繁荣时期可能结束。”

亚细安因此已呼吁为局势降温。亚细安外长星期四发表有关台海局势的声明,呼吁各方最大限度保持克制。

美国方面,亚细安也在探讨网络安全、绿色科技等方面的合作。就贸易便利化,美国提出的印太经济框架,维文认为“没有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那么雄心勃勃”。

亚细安仍竭力 构建区域框架

不过,亚细安外长会议和系列会议时隔两年恢复实体形式,维文受访时重申面对面会面的重要。

在柬埔寨金边出席第55届亚细安外交部长会议和系列会议的我国外交部长维文医生,星期五(8月5日)结束行程前接受随行新加坡媒体访问。就当前台海局势,他用了两次的“危险”来形容:“我必须告诉所有新加坡人,这是个危险、危险的时刻。”

他说,如果中美分道扬镳,将意味着更高的成本、更低效的供应链,也意味着一个更分裂的世界,一个更混乱和危险的世界。

中国和美国不寻求冲突,但目前的台海局势有发生意外和误判的危险。如果中美关系破裂,意味着自二战结束以来的和平与繁荣时期可能结束。

他说,亚细安竭力在东南亚构建的区域框架,是李总理所比喻的“相互重叠的朋友圈”。“与欧洲不同,我们不是在寻找一条将亚洲一分为二的线,迫使各国选边站、做出招致不满的选择,或陷入假两难。”

“我知道中美必须竞争,甚至可能对抗,但所有人都会有切肤之痛。我们真的希望美国和中国能够共处。”

“但在我看来,它代表美国朝正确方向迈出半步。它使美国所作的声明更加可信,即美国是亚太的正式成员、希望全面参与亚太地区事务,并且清楚东南亚的增长前景非常好。

维文也提到,自二战结束以来,以经济一体化、自由贸易,以及布雷顿森林组织为基础的全球化趋势,造就了东南亚的和平与繁荣。

“因为只有面对面,你才能看着对方的眼睛,表达你所要表达的,并了解真正的生存担忧是什么。”

外交部长维文说,中美实际上都不寻求冲突,但双方出于政治原因,如今都须表态,而如果双方关系破裂,也意味着自二战结束以来,以经济一体化、自由贸易,以及布雷顿森林组织为基础的全球化趋势,造就的东南亚和平与繁荣时期可能结束。

延伸阅读

中国暂停和取消与美八项合作与沟通 对佩洛西及其直系亲属实施制裁

维文说,据他观察,中美实际上都不寻求冲突,但双方出于政治原因,如今都须表态。“主要的危险是,有很多舰船、飞机和导弹聚集在那里,我昨天也对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说了同样的话。危险在于,即使我知道你不想开战,但还是有发生意外和误判的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