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志锋认为,朝野政党必须重新燃起选民对大选的期待及对未来的想象,包括派出有口碑的候选人,以鼓励更多选民投票。

(记者是《联合早报》

由于选民对选举的态度转淡,加上下届大选的战况料不比上届激烈,受访观察家都认为,下届大选的投票率将低于2018年的82.32%。

马来西亚全国大选的脚步逼近,但各族选民对投票的热衷度不一。

马国时事评论员蓝志锋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华裔选民的普遍情绪是对政局感到失望和沮丧。“他们大部分是希盟的支持者,由于过去四年政治动荡,很多人认为手中的一票已无法改变大局。”

依布拉欣则说,各政党最大的挑战是吸引年轻选民。他指出,马国落实18岁自动登记选民的政策后,选民人数增加约40%,可见年轻选民是主导选举结果的关键。

在2021年11月的马六甲州选举,以及2022年3月的柔佛州选举中,华裔选民的投票率明显下降。在马六甲,华裔选民的投票率只有55%,较2018年的71%下跌近两成。柔佛州的整体投票率仅有54.92%,华裔选民的投票率估计不到50%。

马国在2018年经历了历史性的大选,促成执政超过60年的国阵政府倒台。不过,希盟政府执政不到两年,就在2020年初的“喜来登事件”中被推翻。上届大选至今,马国已换了三个首相。

马六甲和柔佛州选举显示华裔投票率明显下降

政治观察家认为,马国2018年大选后出现政权更替,导致支持希望联盟(希盟)的华裔选民对政治感到失望;相反的,马来选民对大选有较大期待,希望能投选出稳定的政府。

马国时事评论员蓝志锋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华裔选民的普遍情绪是对政局感到失望和沮丧。“他们大部分是希盟的支持者,由于过去四年政治动荡,很多人认为手中的一票无法改变大局。”

蓝志锋说:“州选举的投票率或许无法反映全国的情况,但反映出选民对政治的观感和关注已下跌了。”

在雪兰莪州经营电器生意的沈宏桦(50岁)接受《联合早报》访问说,下届大选他选择不投票。“主要是因为很失望,希盟上台后没兑现承诺,而且执政不久后就倒台。选了等于没选。”

马国本届国会任期要到明年7月15日才届满,但朝野政党已展开部署,准备迎战下届大选。首相依斯迈沙比里7月31日主持国阵大会开幕时也透露:“大选不远了”。

雪兰莪州万挠居民艾那(Aina Sharif,34岁,银行职员)受访说:“政党分分合合,但我们可投选出属意的政党和议员,履行公民责任。”

“问题是,各族的年轻选民都对政治不感兴趣,甚至可能拉低下届大选的整体投票率。”

上届大选专程从新加坡回国投票的赖健煌(37岁,辅导员)说,他尚未决定要不要回乡投票。“3月的柔佛州选举我没投票,有点倦怠了。”

虽然大选课题已在政党之间炒热,但马国社会的选举氛围还是相当冷淡。其中,许多华裔选民对大选持消极态度。

依布拉欣说,马来人在州选举的投票率还是相当高,马来选民普遍上也寄望通过选举来达到政治稳定。

马国默迪卡民调中心主任依布拉欣(Ibrahim Suffian)对《联合早报》分析,马国不同族群对大选的观感不同,华人社会感觉遭到背叛,但马来社群并不这么认为。“马来人对目前的政治情况没有太强烈的反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