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根据马来西亚美食作家林金城的说法,广为流传的“苦力说”显然有破绽,他也引述老人的话,苦力通常吃碗油饭捞汤汁就算一餐,而且哪会有闲情学潮州人泡工夫茶呢?倒是当时许多吃鸦片的有钱人喜欢光顾,大口吃肉细啜浓茶。

谈食物伤感情。我和邻居好友最大的分歧,不是在政治或世界大事或要不要建造新隆高铁这些我们无法决定的小事上,而是美食、美食和美食。那足以挑起一触即发的战火,我须要小心翼翼维护友人的尊严,并同时保持自尊。

究竟源自哪里?谁是第一个卖的人?(可以填上任何一道新马美食)。这些答案,只会带来更多问题。曾经有本地老人受访时提到肉骨茶起源于克拉码头,当时的苦力经常在码头搬运货物,因此需要肉骨茶这类高热量的食物补充精力,最早售卖肉骨茶的是潮州人,他们也垄断了胡椒买卖的生意,因此就不难理解为何本地肉骨茶会加入大量的胡椒。

林金城肯定地说,巴生是肉骨茶的发源地,而肉骨茶这一词也出自巴生的肉骨茶老店德地,之后才传到新马各地。根据他的考证:肉骨茶的发明者名为李文地,他在肉骨汤里加入药材广受欢迎,后来被人起了花名“肉骨地”,在永春话里,“地”和“茶”同音,久而久之“肉骨地”就传为“肉骨茶”。

这些不同版本的美食,正如失散各地,同父异母的兄弟,相见也能认得那轮廓,但都早已经长成自己独特的样子。如果我们把他们看成是有独立个性的个体,会不会更容易欣赏他们的不同?而不是他们在哪里出生呢?

排骨炖汤这种做法其实应该算是蛮普遍的,不同籍贯的华人会根据自己的习惯和创意,加入不同的调料,比如讲究滋补的广东人就会加入名贵药材等。综合以上各方材料,我们或许可以得出简单结论,肉骨茶这一词来自巴生,而在本地常见的潮式肉骨茶则是新加坡的发明。

到马来西亚旅行,当地朋友说,我们去吃这里最有名的肉骨茶。我会把这建议视为低调而不露痕迹的挑衅,希望我顽固的味蕾被他们的肉骨茶所征服。但从小吃到大的口味,早已经在味觉上形成无法消除的胎记。